TED演讲:压力山大的时候,怎么做才能保持冷静?

2016/3/14 10:15:36 TED演讲 Daniel Levitin 陈杉 0

压力山大的时候可不好玩,至少不能让你保持最佳状态。事实上,对多数人而言,没有过不去的坎,因为我们人类就从不断处理应激事件中进化而来。大脑在面对十分紧急事件时,往往会速度分泌皮质醇,阻断理性和逻辑思考的部分,为了生存,立即采取行动。 这种模式是祖先留下来的。不过置于现代,丢失理性这个好朋友,往往使我们做出一些错误的决策。本期TED演讲者,神经科学家Daniel Levitin将和我们分析,如何在压力山大的时候保持冷静。

几年前,我闯入了自己的家。我开车回到家,在蒙特利尔的寒冬,大约午夜时分,我开车从城镇一边到另一边,去看望我的朋友Jeff,门廊上的温度计显示零下40度——不需要知道是摄氏度还是华氏度,到了零下40度,两个温度显示都一样——天气非常冷。当我站在门廊,摸索着我的口袋,发现找不到钥匙。实际上,我透过窗户能看到我的钥匙,我把它们留在了餐桌上。我赶紧围着房子转,找能进去的门和窗户,而它们都被锁紧了。我想到打电话给锁匠,至少我还有手机,但在午夜,锁匠要过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并且天气真的很冷。当晚我又不能回朋友Jeff的家,因为第二天我要坐早班机到欧洲,必须要进屋里拿护照和行李。

因此,在绝望和寒冷中,我找到一块大石头,打破了地下室的窗户,清理了玻璃碎片后,我爬进屋里,找到了一块硬纸板,用胶带把它封贴在打破的窗户上,我想着早晨去机场的路上,可以打电话给承包商,请他来修理窗户。修理费会很昂贵,但不会比在午夜时找锁匠来开锁更贵,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打破了窗户,也还划得来。

我是一个职业的神经科学家,我大概知道在压力下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大脑会释放皮质醇引起你的心率加速,它调节你的肾上腺素水平并阻碍你的思维能力。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严重睡眠不足,还在担心窗户上打破的洞,心里想着必须打电话给承包商,还有,天气非常寒冷,在欧洲有个会要开,还有,因为我大脑释放的皮质醇,我的思维变得混沌,但我没觉察到它很混沌,因为我的思维很混沌。

直到我在登机手续办理柜台时,才意识到我忘了带护照。

于是,我在冰天雪地中用了40分钟赶回家,拿了护照后,又赶回机场,刚好赶上了飞机,但他们已把我的座位给了别人,我不得不坐在飞机最后一排,紧挨着洗手间,在八个小时的飞行中,我的座椅都不能往后倾。于是我就有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因为我在八小时中无法睡觉。

我开始想,我能做些什么,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可以防止不好的事发生呢?或者至少,就算不好的事情真的会发生,也能把损失降到最小。所以,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但我没有想出来,直到一个月后,我和同事,也是诺贝尔奖获得者DannyKahneman去吃晚餐,我有点尴尬地告诉他,我打破窗户爬进屋里,还有忘记拿护照的事,而Danny和我分享了他一直在练习的称为”预测后见之明“的东西。

这是他从心理学家GaryKlein那里学到的。Gary前几年已经写了这个理论,也称为"事前剖析"。你们都知道事后剖析是什么意思。每当有灾难,一个专家小组就会前去调查,尝试找出导致灾难的原因,对吧?而Danny解释,在事前剖析中,你要预测,尝试想出可能出错的所有事情,然后你要尝试可能的方法来防止这些错误发生,或将损失降到最小。

所以,今天我想和你们谈谈关于在事前剖析中,我们能做的一些事情。有些方式是显而易见的,而有些则不那么明显。我先谈显而易见的方式。

在家里,指定一个地方,放容易丢失的东西。这听起来就像是常识,也的确是,但这符合我们空间记忆的工作原理,有很多科学依据支持这一点。在我们大脑里,有一个叫海马体的结构,已经进化超过数万年了,它可以追踪重要东西的位置——例如,水井的位置,能够发现鱼的地方,果树的位置,以及友好物种和敌对物种分别居住在哪里。海马体是大脑的一部分,伦敦出租车司机的海马体结构通常比常人要大。松鼠能找到坚果,也要归功于它们大脑的海马体。你们可能对这点感到疑惑,但有人的确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切掉了松鼠的嗅觉器官,松鼠仍然能找到它们的坚果。它们不是用嗅觉,而是用大脑的海马体,这个进化完美的大脑机制是用来找东西的。但只是对找固定的东西比较有效,找会移动的东西却不是很管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常常找不到车钥匙,老花镜和护照。所以,在家里指定一个地点存放你的钥匙——门上的挂钩,或是一个装饰碗。在一个特定的抽屉存放你的护照。你的老花镜要放在特定的桌子上。如果你指定了特定的地方,并且一丝不苟地做这些事,当你寻找它们时,这些东西总是会在那里。

关于旅行呢?用手机拍下你信用卡的照片,还有你的驾照和护照,把这些照片发到你的电子邮箱,储存在数据云端。如果一旦丢失或被盗了,你可以很方便地用电子件代替它们。

这些是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前剖析方法。记住,当你有压力时,大脑会释放皮质醇。皮质醇是有毒的,它会导致思维不清晰。所以,做事前剖析的练习,是要认识到在压力下,你不是在最佳状态,你还应该把事情做到井然有序。

不过也许没有什么比你要做医疗决策更紧张的情况了。有时,我们都会经历这种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个很重要的决策,为我们自己或自己爱的人做医疗决策。

所以,我想谈谈这个话题。我要说一个非常特殊的医疗情况。但它代表了各种决策:医疗决策,当然还有财政决策和社交决策——任何你必须做的决策,可以让你从理性的事实评估中受益。

假设你去看医生,而医生说,“我刚拿到你验血结果,你的胆固醇有点高。”你们都知道,胆固醇高会增加患心血管疾病,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所以,你会想高胆固醇不是一件好事,那么医生会说:“我给你开点药,帮助你降低胆固醇,他汀类药就可以。”你可能已经听说过他汀类药物,现如今是医生开的最多的处方药之一。你甚至可能认识服用这药的人。于是你想,“好吧,给我他汀类药。”但这个时候,你必须问一个问题,

一个许多医生不愿谈论,制药公司更不喜欢谈论到的一个统计数字。这个统计数字就是,治疗所需人数。这是什么意思呢,治疗所需人数(NNT)?它是指多少人服用了某种药,或接收了手术或其他任何治疗方式,才会有1人收益。你心说,这是哪门子统计数字?这数字应该是1啊,如果这药对我没有帮助,那医生就不会开给我。但实际上,医疗实践不是这样运行的。这不是医生的错,如果是某些人的错,那就是像我一样的科学家的错。我们还没有想出足够好的运作机制。但据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GlaxoSmithKline)估计,90%的药品只对30%到50%的人有用。所以,这种最广泛的处方药的治疗所需人数,你们猜是多少?多少人要服用它才会出现一个受益的人?300。这是根据研究工作者JeromeGroopman和PamelaHartzband做的研究得出的数据,这项研究由Bloomberg.com权威网站独立证实过。我自己想了一下这个数字。必须有300人服用此药一年,才能预防一起心脏病,中风或其他疾病。现在你可能在想,

“好吧,还有300分之1的机会可以降低我的胆固醇。为什么不服用呢?医生,给我开这个药。”但是你应该问医生,有关这药的另一个统计数字,那就是,”告诉我这药的副作用。”对吧?那么针对这种药,副作用会发生在5%的患者身上。这些副作用包括一些可怕的情况——肌无力,关节疼痛和肠胃不适——但你可能觉得:“才5%的比例,不太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还是会服用它。”但是,请等等。记住在压力下,你可能思维混乱,不能考虑清楚。所以,要提前思考一下你该如何做,这样你就不用事到临头时再去进行一连串的推理了。300人要服用这药,才会有一个人受益,对吧?300人中5%的人会受药物副作用的影响,也就是15人。你受药物副作用伤害的可能性是你受益于药物的15倍。我并不是想表明你该不该服用他汀类药物。

我只是说,你应该咨询你的医生。医德要求我们这样做,这是知情同意原则的一部分。你有权力要求知道这类信息,有权和医生谈你是否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现在你可能会想

我为了制造震撼的效果凭空捏造了这个数字,但实际上,这个治疗所需人数是相当具有代表性的。对于50岁以上的男性,做的最多的手术是为治疗前列腺癌而切除前列腺,治疗所需人数是49。是的,49个患者做了手术才会出现一个受益的人。而这种情况手术的副作用会发生在50%的患者身上。这些副作用包括阳痿,勃起功能障碍,尿失禁,直肠撕裂,大便失禁。如果你“有幸”成为了50%受副作用影响的人中的一个,这些副作用通常只会持续1-2年。所以,事前剖析是要提前想好

你想问医生的问题,这样会深入推进你和医生的对话。毕竟你不想事到临头再来思考所有事情。而且你也需要考虑一下生活质量。因为通常你是有选择的,你想要较短的没有痛苦的人生,或想要较长的最终要承受巨大痛苦的人生呢?这些都是现在需要谈论和思考的问题,和你的家人,爱人一起。你可能会在事发时改变你的想法,但至少你练习了这种思维方法。请记住,我们的大脑在压力下会释放皮质醇,

在那一刻发生的一件事是你整个思维系统似乎停工了。这里有一个进化方面的原因。和一个捕食者面对面时,你不需要你的消化系统,性欲或者免疫系统的帮助。因为如果你的身体忙着在这些事情上进行新陈代谢,你就不能迅速作出反应,那么你可能会成为狮子的午餐,然后那些事情也就不重要了,不幸的是,在紧张时,其中一件会出错的事情是理性地,有逻辑地思考。DannyKahneman和他的同事已经证明了这点。所以,我们需要培养自己超前思考的习惯,去面对这类事情。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认识到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完美的。

我们都会不时地经历失败,事前剖析就要超前思考可能的失败会是什么,井然有序地做事有助于把伤害减到最小,或者在第一时间防止糟糕的事情发生。说回到我在蒙特利尔那个冰天雪地的晚上,

当我从欧洲返程回到家时,我的承包商在门旁边安装了密码锁,还有一把钥匙以及一个简单易记的密码。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有一堆没有分类的信件,以及一堆没有处理的邮件。所以,我还没能完全做到井然有序,但我把井然有序做事看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也正在慢慢实现这个目标。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