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源自于未完结的经验

2017/4/11 15:34:38 佚名 高林金 0


      许多刚接触心灵成长课程的朋友对于学员在疗愈的过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哭泣、抽搐等身体反应非常不解,甚至会觉得害怕。如果我们了解一些有关创伤治疗的小知识就很容易理解,并且会正确处理对自己和家人,特别是孩子的负面情绪。

 

 研究创伤治疗的科学家们发现所有的动物都会因各种生理、心理威胁而受到创伤,但绝大多数的动物都能很快地从创伤中复原,而只有人类是唯一一种能够长期甚至一辈子都待在创伤状态的动物。这非常有趣不是吗?人不是最聪明的动物吗?为什么聪明的人却待在创伤里出不来?其它动物却可以?难道人类失去了脱离创伤的本能?不是的!未被教条灌输的孩子本能地运用身体从创伤里出来,拥有强大头脑的成人却被困在创伤里一辈子。

 

 让我们看看动物们是如何应对创伤的。动物(人类也是动物)遇到威胁时会有三种本能反应:Fight打;打不过就逃跑Flight;既不能打、又跑不了怎么办呢?动物就会让自己的身体进入到Freeze冻结的状态,呼吸、心跳频率急速降低,身体麻木像是濒临死亡,俗称装死。当进入到这三种反应状态时,动物体内迅速地聚集了大量的能量提供打或跑时所需,如果真的打了或跑了,这些能量就被自然地消耗掉。如果动物处于装死状态,表面上身体是冻结的,呼吸、心跳、血流都变慢,但实际上体内却依然积聚大量这样的能量为随时应急待命。科学家拍摄了大量动物如何进入冻结状态,以及如何从冻结状态脱离的纪录片。比如草原上的小兔子感觉到来自天空老鹰的危险,它先是拼命地跑,跑了一会就慢下来进入冻结状态,它装死了。老鹰在天空盘旋了一会儿,没有看到活的动物就飞走了。老鹰飞走后的好一会儿,小兔子开始从冻结状态出来了,它的身体做出了一些奇怪的动作,明知道已经没有威胁了,它还是从原地往前跑了一小段,随后身体在地上打滚、抽搐了一阵子后才离开,当它离开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再看看大型动物北极熊的反应,动物保护专家需要为北极熊抽血采样,他们必须在直升飞机上用麻醉枪给北极熊打麻醉针,北极熊中枪后倒下进入麻醉(冻结)状态,动物保护专家抽血采样后就离开了。有另一队科学家在更远的地方拍摄整个过程,几个小时后麻醉剂失效了,北极熊逐渐地醒过来了,它醒后其实也意识到危险已经不存在了,但跟小兔子一样,它的身体也继续完成未进入冻结状态前的动作,它也往前跑了一小段,身体也伴随着滚动和抽搐,以这样的方式它也完全释放掉之前储存在体内的大量应急能量。这些能量是因为受威胁而产生的,包括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而这正是让身体随时处于攻击或防卫状态,导致压力和紧张的来源,所以这些应急能量如果长期储存在体内是很有害的,必须被释放掉。

 作为人类,同样受到无数的心理和身体威胁和创伤,比如两个小男孩打架,如果大人不干扰,他们两个扭打、哭闹,自然地耗尽了所有的能量,也许回到家还会向父母哭诉,呜呜呜呜,慢慢地他会自然地停止,而有趣的是,他们两个明天又毫无芥蒂地玩在一起了。但如果这个过程遭到了家长的干扰,他们把打架的孩子分开,回去进行思想教育,最糟糕的是这个时候不让他哭闹,其实就是破坏了身体自动脱离创伤的过程。你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孩子极力忍住抽泣、呼吸变浅,慢慢变得“平静”,当然这绝不是真的平静,而是进入了冻结状态,也就是被人为地打断了脱离创伤的过程,被卡在了创伤状态。体内实际上依然存在大量未使用的应急能量,这些积压的能量变成了负能量创造出各类身体和情绪问题,为什么说他只是被冻结,而不是真正的平静呢?当能量被完全释放后,他就能真正平静,明天见到那个跟他打架的孩子,内心就不会有心结。反之,能量的流动被卡住,见到同一个人,他的心里会有芥蒂,有距离以保护自己。

 人类的头脑会把所遭遇到的创伤体验进行归纳总结成为潜意识的信念,比如打架的两个男孩回去都被自己的父母严厉地批评,有一个甚至被打了。被打的男孩总结出这样的信念:我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另一个没被打的孩子总结出这样的信念:我最好不要跟别人发生冲突,否则身边的人会生气的。拥有怎样的信念就会创造怎样的现实,被多次重复的信念就变成了模式,被打的孩子长大后做过好几次的生意,而他总无法好好保护他应得的财富,而每当他要为自己的正当权益争取时总会发生更大的损失,正是他那个“我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会受到更严厉地惩罚”模式在无意识中掌控了他的人生,制造了他人生的悲剧。另一个男孩长大后很怕跟人发生冲突,经常被太太抱怨没男子汉气概。

 在成长过程中,孩子们难免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情绪、身体威胁,他们自然地哭或发怒是身体释放多余能量的正常过程,但“不准哭、不准发脾气或身体暴力等”却让孩子长期或永久地留在创伤状态里了。创伤越重的人身体的冻结感越强,就是麻木、没有感觉,所谓喜怒不形于色其实极有可能是深度冻结状态。成人的我们或多或少地活在不同程度的创伤状态中,许多人活在这样的冻结状态中,哭也哭不出来,笑也无法开怀大笑,没有丰富的感觉和活生生的生命力,即使拥有再多也感觉不到快乐,经常觉得麻木,无意义。

 真正创伤疗愈的过程必然会释放当初积聚在体内的能量,身体自然地会去完成之前没有完全做完的动作,如果你那时不能哭,就会大哭一场;如果你的身体有愤怒未能表达,它需要表达出来;如果小时候的你很惊恐却不能表达,那么身体有可能会抽搐,你要温柔地允许它自然地发生,相信身体有自愈的智慧,不要用头脑去评判自己。当然一味的嚎哭发泄情绪并不是创伤治疗,反而容易二次创伤,二三十年前欧美治疗界曾经流行过打枕头的发泄愤怒疗法后来证明并不能解决问题。真正的改变不一定是歇斯底里的,常常是温柔的,你的身体只需要经验那个不完整的经验,就像小兔子和北极熊那样,其实很简单。当然因为我们拥有强大而复杂的头脑,最擅长把原本简单的事弄得无比复杂,所以你最好在有经验的治疗师带领下进行疗愈。有效果的疗愈会伴随意识的成长,这一定会带来身体的变化,比如容貌的改变,脸部和身体的肌肉放松了;过胖的身体瘦下来了;人看起来年轻了许多。所谓相由心生,心理层面重大的改变势必会反应在身体和面容。每当看到某些朋友因为上过某些成长课程后变得更漂亮、年轻了,我知道他/她真的改变了,如果样子总没什么改变,还需要很努力,或者换些课上上。

 希望看到此文的父母和教育工作者能够允许孩子用身体去表达和经验他们的负面情绪,完全经验后就不会留下永久性的创伤。少一些创伤的孩子,就少一些麻木的大人,大多数连环杀人犯童年时都是遭遇重大创伤的孩子……创伤越大、麻木越大,连杀人都不会有感觉。愿这个世界少一些麻木,多一些美好,从疗愈我们自己的创伤开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