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出来的是悲伤,哭不出来的是抑郁

2017/4/18 10:25:35 高林金转载 高林金 0

 一群学员在讨论案例报告的时候,听到悲惨的事情,大家情绪低落,甚至有人都开始哭了,而其中一个人却放声大笑,让别人都恨不得揍他一顿。

而督导老师便解释说,大笑的人是因为别人的情感没有进入到他内心,他把这些情感隔离了。为什么需要把自己如此隔离?

也许是这个案例对他来说,有着相似的悲惨体验,他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所以比别人需要更多的隔离。因为一旦隔离被打破之后,他可能是所有人中哭得最惨的那个人。

一个人的情感不出来,不能和自己的情感保持接触的话,那些情感就会以各种各样变异的形式出来,变异的形式多半就是我们所看到的症状。

《海边的曼彻斯特》就是一部很“丧”的电影。

影片的男主角李是公寓的勤杂工,替公寓的住户们修理水管疏通马桶。他从不微笑,和老板顶撞,在酒吧寻衅打架,住在公司提供的半地下室里,房间里没几件像样的家具。

李因为哥哥的突然去世,回到家乡曼彻斯特处理后事,在医院看着死去的哥哥面无表情。

医院、殡仪馆、律师所,每一个场景的切换,他都会陷入回忆。

过去的他也会笑,也曾有幸福的家庭,一起喝酒打球的老友….

然而一个冬日夜晚,本想为孩子燃起壁炉取暖的他,却忘记挂防护网,等他从便利店购物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家淹没在火海之中。留给他的是烧成灰烬的房子,哭得撕心裂肺的妻子和三个孩子的尸体。

人在面临巨大伤痛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反应?

有的人会哭得撕心裂肺,而有的人却哭不出来,因为他已被巨大的悲怆彻底吞没了。

在警局录完口供之后,警察说他是犯了错,不会因此定罪,但是李不能允许自己“无罪”。他拔出警察的手枪指向自己试图自杀,虽然最终被警察制服,但此后的李把自己活成了“丧”的样子。

李独自离开了曼彻斯特。离开,是为了隔离这里的一切情感。

他找了一份又苦又累的勤杂工,也不在乎报酬和他人的眼光;他拒绝接受任何女人对他的示好;他故意醉酒挑衅、打架、挨打……

哥哥的去世,又把他拉回到了这个城市。

在街上邂逅了前妻,听着前妻现在的生活,看着前妻现在孕育的孩子,李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哽咽着不停地摇头,“没事的,没关系的”。

他的心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悲伤,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整个影片里,大部分的情感都是隐忍而克制的,痛苦悲伤深埋在生活的水面之下。

为什么那么多的伤痛却哭不出来?

因为悲伤太沉重了,难以承受。前妻还可以指责抱怨,还可以哭。李除了悲伤,还有自责、内疚、严重的自我攻击。

所以,李故意隔离了自己的情感,把自己关在另一个世界,把自己隔在了生命体验之外。

隔离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它把所有的情绪感受隔离,世界都被关在外面。悲伤、快乐…所有情绪都被挡在了外面。

生命里的一切努力,动因都是情感,所有感受都是由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而生,为了隔离这些感受,李断开了和所有人的情感连接。

电影中有一段,侄子请李去和女友的妈妈聊天,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和女友啪啪啪,女友的妈妈尝试着和李聊了一会,就忍不住跑去敲女儿的房间门了,因为李的冷漠和隔离让她无法忍受。

 所以,李离婚,离开这个城市,去做一份不大需要和人接触的工作,不在乎他人的看法,并把跟他示好的人、想帮助他的人都推开。

在街上邂逅前妻,短短的对话,李却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走。

前妻的温柔,对他却是痛苦的提醒,因为防线被打开了,悲伤再次涌上心头,内疚、自我攻击再次袭来。

转头,他只好到酒吧寻衅打架,也许只有在身体遭受疼痛之后,才能缓解内心的煎熬。

悲伤、难过、内疚、愤怒…这些情感,几乎是每个遭遇丧失的人都会产生。

面对生命的丧失,哀伤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每个人都具有自我疗愈的能力,丧失是痛苦的,哀伤,便是丧失修复的渠道。

最初痛苦的情绪出来时,体验它、接受它,让自己充分地悲伤,大多数人都可以从这个过程中走出来。

哀伤期的长短因人而异,一般而言,大部分人的哀伤期会短于6个月。还有部分人可能会持续地在哀伤中无法走出。如果持续超过6个月,就需要重视了,必要的话可以寻求专业的哀伤辅导。

瑞士心理学家维雷娜·卡斯特说:一个人之所以患上抑郁症,往往不是因为过度悲伤,而恰恰是拒绝了悲伤。

多希望李可以放声大哭一场。

哭出来的是悲伤,哭不出来的便成了抑郁。(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