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不是一次背水一战的战争

2016/6/6 17:10:52 武志红的微信号(ID:wzhxlx) 武志红 禤莉 0

虽然文章不是特别应高考的景,但文中的那种感觉——别把高考当做你的敌人,如果看到自己内心对高考有浓烈的敌意,可以化解一下;如果化解不了,至少,对这种敌意有一点觉知。祝福大家!

 

武老师:

你好!

我是广州日报心理版的忠实读者,也是一名高三学生。现在离高考仅剩一个多月了,我们的学习压力大,面对老师和家人的期望,心理压力更大。希望武老师为我们广大高三考生支招,传授一些可以缓解压力的方法给我们,让我们最后一个月的备考之路走得更轻松、自信。

另外,我的一个同学,在最近一次模考(模拟考试的简称)后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身处大学宿舍,宿舍并不狭小。他在宿舍中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小学同学(那个小学同学曾误杀过人)。小学同学对他笑,还拥抱他。一觉醒来后,他觉得整个人非常舒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们是在一所省级重点中学念书,他的成绩向来都不算差,而他在这次模考中考差了。这个梦预示着什么,请武老师解梦。

小雨,你好!

在解这个梦之前,我先讲一下我自己对模拟考试的认识。

在我看来,模拟考试有两个功能:

1.模拟高考的感觉,让考生进入状态;

2.查漏补缺,让考生更加了解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尤其是缺点。

从第一个功能上看,考试成绩越理想越好,那样让自己更自信;从第二个功能看,如果考砸了,作为考生,我们也该高兴,因为它在高考前让我们发现了自己的漏洞,从而可以及时进行修正。

然而,我发现,真正能认识到第二点的人显然是少了点,大多数考生都将注意力放到模拟考试的第一个功能上,在很大程度上将其与高考等同了起来,下意识里以为这次考得怎么样,高考时也会有类似水平的发挥。于是,模拟考试成绩理想了,自己就很高兴,模拟成绩不好,自己就忐忑不安。

但以我的经验看,模拟考和高考出现极大差异的例子实在是数不胜数,有不少考生,因为模拟考成绩好,多少有点飘飘然,而成绩一贯很好的考生,还可能会有点麻木,带着飘飘然或麻木感进入高考考场,发挥失常就不难理解。

相反,有些考生,因为在模拟考试中发现了自己的缺点,然后及时改正,而最终在高考中获益匪浅。

并且,对于那些成绩一向不错的考生,一次失败的模拟考相当于一种醒人的刺激,可以令他们从重复学习所带来的准麻木状态中苏醒起来,从而处于一种适度兴奋状态,带着这种兴奋状态走进高考考场,就不难有好的发挥了。

我希望你和你的同学都能意识到第二点,如果你们真能明白这一点,你们就会懂得,如果模拟考失败了,那么应当感激这种失败,因为它会给你们带来以上的一些好处。

有这种意识的人,一般是有大局观的人,这样的人不会局限于一个简单的事情,而习惯从整体的角度上看待一个事情。

例如,如果仅仅从模拟考试这一点上看,考试成绩不理想,自然是一件坏事,但假若站在整体的角度看,这一点的失败,反而会对未来的高考有贡献,那自然就不必太懊恼了。

心无羁绊的人容易看到这一点,看不到这一点的,常是因为心有羁绊。

对于一个考生而言,这种羁绊就是如你所说的“老师和家人的期望”,这既是考试焦虑的主要原因,也是解开你这个同学的梦的关键。

父母期望高,孩子压力大

以前读书时,我一直是“考试机器”,即每遇到关键考试时,我总是睡得更香、吃得更多、玩得更惬意,而最终则总是“超常”发挥。小学考初中、初中考高中和高中考大学,我无一例外都是如此。

那时,我觉得实在难以理解我的一些同学,他们平时成绩很好,甚至经常考年级第一名,但到了毕业考试时,却总是发挥失常。

后来,读了心理学后,又了解了很多这类考生的故事的细节,才明白,他们是背负了太多的期望。

例如,一个女孩,如果考试低于百分制的98分,她就会自动跪搓衣板半个小时,以此惩罚自己。

这看似是极其自觉,是自己惩罚自己,但其实是“内在的妈妈”惩罚“内在的小孩”。

原来,以前她只要考98分以下,妈妈就会打她骂她。惩罚得多了,她就干脆内化了妈妈的这种方式。以前是妈妈苛刻地对待她,现在她是自己苛刻地对待自己,但其实质是一样的。

很多父母会喜欢看到孩子如此“自觉”。但是,这种“自觉”的另一面是极大的焦虑,譬如这个女孩,每到重大考试时,她便会坐立不安,因为她的“内在的小孩”会无时无刻都在担心遭到父母的惩罚。

这是考试焦虑的一种来源,而另一种来源则是父母的期望。

有些父母,从来不会动孩子一个手指头,但他们会经常直接或委婉地对孩子说,他们对他付出了很多,他们希望他能从成绩上给予回报,咱们一家人的未来,就系在孩子你的身上了。

本来一个人的命运就够重了,现在还要背负父母两个人或更多人的期望,这个孩子不焦虑才怪。

并且,很多故事也表明,当父母的压力太大时,孩子意识上会顺着父母的意思去努力学习,但潜意识上会故意挑战父母的意愿。

例如,一个高中生,他每次小考试成绩都不错,但一到了升级考试或毕业考试等重大考试时,他就会发挥失常,而当对心理医生讲起最近的一次失常时,他的嘴角不经意露出了微笑。当心理医生和他深入探讨这个细节后,他终于说出了心里话:他讨厌父母整天给他施加压力,所以他有意要让他们失望。

如果父母给了孩子太多压力,一个孩子容易将父母的压力合理化,那么,当老师也向他施加压力时,他一样也会将老师的压力合理化。于是,老师和家长的压力都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假若父母不给孩子压力,那么孩子也就不会把老师的压力当回事。例如我自己,父母极少给我压力,我考初中时是年级第一名,初中第一次期中考试就降到年级二百多名。即便如此,父母也对我没有一句指责。但是,俗话说人有脸树有皮,每个人天然有争强好胜的心理,再说,如果没有了外在压力做动力,一个孩子也会有内在的学习动力——从知识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因为这两种动力,我最终在初中毕业时成绩又回到了年级第一名。

小雨,讲这些故事,是希望你明白,父母和老师给你们的压力常是不合理的,这些压力不仅会令你们焦虑,也可能会令你们反感,这都会阻碍你们心无羁绊地看待模拟考试和未来的高考。

inarik150500019.jpg

解梦:模拟考失败,只是一次“误杀”

现在我们再一起来分析一下你同学的那个梦。他的这个梦的含义的确是太丰富了。

他梦见的那个小学同学,其实可以理解为他的另一个“我”。

小学同学杀过人犯过罪,这意味着,他潜意识中觉得,自己考砸了,是一种犯罪。

自然,这是“内在的小孩”对“内在的父母”的犯罪。

不过,小学同学是“误杀”,这是在说,他的发挥失常是“误失”,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而不是他的真实意图,也不是他的真正水平的展现。

小学同学拥抱他,让他感觉很舒服。这可以理解为,他的一个“我”和另一个“我”——也即“内在的小孩”和“内在的父母”——相互拥抱,并达成了理解,“我知道你是无意之失,我知道这不是你真正的意图。所以,你不必太有压力。”

在梦中,他和小学同学在一所大学的宿舍相见,这是潜意识在安慰他,告诉他,你会考上你所中意的大学的。

梦中的宿舍“并不狭小”,这可能是,他平时太焦虑了,焦虑就类似是“在狭小空间中的憋闷”的感觉,梦将他置于“并不狭小”的空间,有类似治疗他的焦虑的功能。

总之,这个梦是他的潜意识和他的意识的对话,梦告诉他,你这次模拟考试成绩不理想,只是一次“误杀”,并不是你有意而为,所以你不必太焦虑,放下这些过分的焦虑,你还是会考上你中意的大学的。

从梦中醒来后,他还没从意识上明白这个梦就可以感觉很舒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我们只需要清晰地捕捉到潜意识,潜意识就可以对我们发挥重大的影响了,而从意识上解读出来,很多时候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他梦中将考砸和“误杀一个人”等同起来,这也意味着,他的心中充满着愤怒,而这愤怒的指向,既是他的“内在的父母”,也可能是他的“内在的小孩”。从逻辑上看,后者可能性更大,即这次考砸有点自毁的倾向,但从情理上看,之所以自毁,也恰恰是为了向父母表达愤怒。

害怕父母,所以害怕考官和考场

接下来,我再讲一些对所有考生的一些建议:

第一,从整体的角度看高考。

那样就会明白,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为高考做准备,如果你能充分地吸取经验教训,那么无论成功和失败其实都是你的财富。

第二,认识你的焦虑。

如果是适度水平的焦虑,那么这是很好的东西,不必因为老听到考试焦虑这个词,而担心自己是不是也有心理问题。

但是,如果觉得自己焦虑太过,并清晰意识到,这种感受是来自家人的巨大压力,无妨鼓足勇气告诉父母,请少给自己压力,你们这样做,不是帮我,而是在害我。你还可以告诉父母,他们不必围着你转,不必为你做太多牺牲,他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那样你会最舒服,最适合迎接高考的挑战。

第三,不要把考试当作敌人。

多数考生都将考试当成了敌人,把考官则当成了对手,而把自己则放到了类似被迫害的位置上。这样一来,作为考生,你就会对考试战战兢兢,并对考试和考官心怀抵触。

这种心理大可不必,你完全可以把考试当作朋友,并试着想象自己就是考官,并试着站在考官的角度上做一些思考,譬如某某知识点,如果你是考官,你会怎么出题。

有了这种意识,你就对知识点、试卷、考场和考官有一些亲近感,有了这种亲近感,过分的焦虑就不容易产生了。

其实,之所以在考试时过分焦虑,还是因为我们将“挑剔的内在的父母”投射到了知识点、试卷、考场和考官上,于是觉得周围一切都是在考验自己,就很容易焦虑了。

paylessimages091200048.jpg

给考生父母的建议——告诉孩子:我永远爱你

既然过分的考试焦虑的源头多是父母,那么,父母给孩子减压自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作为父母,如果你意识到这一点,并发现孩子的确出现了明显的焦虑,那么可以对孩子道歉,说:“对不起,我们以前给了你太大的压力,我们错了。”

一个道歉可以减少孩子的很多压力。接下来,还可以说:“无论你考好还是考不好,无论你优秀还是不优秀,你都是我们最爱的孩子,我们会一如既往地爱你。我们不是因为你优秀才爱你,我们爱你,因为你是我们最亲的亲人。”

这一点很重要,有些父母表面上似乎不给孩子施加压力,但他们习惯对孩子说:“你永远是最棒的。”

这种夸奖,其实还是条件苛刻的爱,即孩子只有是最棒的,他们才爱,但“最棒的”永远只属于极少数,那么很不幸你的孩子总有很大的概率属于大多数非最棒之列。也就是说,这种夸奖,会有极大的概率,令你的孩子出现过分的考试焦虑。结果,你本来渴望孩子最棒,却让孩子陷入过分焦虑状态,令他连自己本来能达到的水平都达不到了。

我收到的许多考生的来信都显示,考生们看似是在乎高考的成败,但其实在乎的是亲朋好友们怎么看待自己高考的成败。他们对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关注,甚至远远超出他们对高考本身的关注,这既容易令他们焦虑,也容易令他们无法沉浸在考试中,从而很容易对考试失去感觉,于是发挥失常。

瑞士心理学家维雷娜·卡斯特说,重要的焦虑多源自关系。那么,所谓的考试焦虑,其实主要是孩子对他们与父母的关系的焦虑,他们不是在担心考试,他们担心的是得不到父母的认可。

因而,如果父母能提供一个稳如磐石的关系,对孩子说,无论你怎么样,我们都一如既往地爱你认可你,那么孩子的焦虑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

卡斯特还称,焦虑都源自关系,而最强烈的焦虑来自最高价值被最重要的亲人所否认。

最高价值是什么呢?

就是爱与被爱。如果父母让孩子认为,他成绩不好,就再也不配得到父母的爱,也没资格去爱父母,那么孩子一定会陷入极大的焦虑中。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考生们无论看起来多么在乎朋友和老师的评价,他们最在乎的仍是父母的认可。